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制造亮眼 >人身可贵,不能轻慢虚度

人身可贵,不能轻慢虚度

分类:制造亮眼 作者:

人身可贵,不能轻慢虚度

图片来源:pixabay

服务度众 不做蕉芽败种

回想初到台湾,我在中坜圆光寺做「水头」,每天打六百桶的水供应全寺八十人使用;清晨天未亮,就拉车到市场购买常住需要的物品。举凡寺里的扫地、净头、挑担、收租穀、看守山林等行单,我从来没有推辞过。我自许要有供养心,帮忙人家作务,做各种的服务。想来,有了服务大众的人生观,就不会辜负自己的一生。

我也曾经想过,我既然出家,就要努力修行;我既要读书,就要有读书的环境。也有寺院的护法信徒,说要护持我闭关,让我专心写作文章;我也曾有过念头到灵巖山念佛一生,我也甘愿在禅堂里面打坐终老。但我回想,假如我闭关修行有成,到了西方极乐世界、东方琉璃世界,那许多供养我的人、给我吃饭的人,都还在娑婆世界,他们怎幺办呢?

想一想,这还是自私的行为,不能利益大众,就打消了这种不为别人着想、只为自我成功的念头。融斋法师曾经开示我:「未成佛道,先发心度众,是菩萨的发心。」因此,我发愿要做一个菩萨;芝峰法师的一句「不做焦芽败种」,也让我谨记在心,我不要做佛教的焦芽败种。

人身可贵 不能轻慢虚度

我也有个性格,欢喜在山林里爬上爬下的活动,享受那种遗世独居的超然,与天地同在的逍遥;住在山里面修行,没有他事,除了早晚殿堂课诵以外,可以说自由自在,也是很惬意。但是我常自想,到世间上来,只在山林里自我修行,不能为大众服务,那来到世间上有何意义呢?

在佛教里面,不少的人靠赶经忏替人诵经,收取一些嚫钱(红包)维生,因为讲经不容易,念经比较简单。在那个生存不易的大时代,就是我去念经,也还是靠佛吃饭;加上我五音不全,诵经更不是我的志愿了。我想到,人的生命是很可贵的,父母生养了我,让我有机会在世间上做人,能这幺样轻易的放过自己的人生吗?

我也看过很多无所事事的出家人,到处云游行脚,我不知道他们的旅费是从哪里来的?我也不知道他们这样走来走去,究竟是为了什幺?我当然也想去旅游参学、扩大见识,但我不能只是要人来帮忙我:他出钱,我去游玩?这样公平吗?

我也看到一些住在小寺庙的人,天天关门,只有初一、十五开个大门让信徒进来烧香,所收的香油钱,也够他维持三餐生活了。但,我能做这样的出家人吗?一九五二年,印顺法师在新竹「台湾佛教讲习会」曾经对我说:「修行、修行,假藉这个名义说这句话的人,其实是懒惰的代名词。」所以我不能用修行的名义,剥削佛教的饭食;也不能假藉修行的名义,鬼混一生。我也不甘愿那样的醉生梦死。

我也在挂念,自己这一生怎幺样度过?我想到,生命存在的意义,不能离开大众,不能离开对社会的贡献,否则,只是做一个饭桶或衣架?那又有什幺价值呢?

【书籍资讯】
《我不是「呷教」的和尚》

人身可贵,不能轻慢虚度